易锐民:回首40年前广州暨大学生生涯

时间:2018-12-16 12:37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曁大新闻系78级部分学生在开学后合照,港澳生与大陆学生服饰差别较大,后排左二是当年的易锐民。(易锐民提供) 1978年6月9日出席暨南大学董事会会议的王首道(左起,广东省军委副主任)、廖承


曁大新闻系78级部分学生在开学后合照,港澳生与大陆学生服饰差别较大,后排左二是当年的易锐民。(易锐民提供)

1978年6月9日出席暨南大学董事会会议的王首道(左起,广东省军委副主任)、廖承志,以及习仲勋。(暨大校友会提供)

已故暨大中文系教授杨天堂(前左二)的全家福。(暨大校友会提供)

1978年12月18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开幕,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

那一天,我在哪里呢?嗯,在广州暨大校园内;做什么呢?想不起了,当时是不是在上那位已过世老师的课呢?

回溯40年前,刚从香港爱国学校中学毕业的我,和其余17名同学一起北上广州升学。出身香港基层,我们早有心理准备去面对艰难的生活条件。起码我们还有钱去买个好蚊帐、脚踏车、收录音机等“奢侈品”才上路。

想不到,刚一开始一股学习热忱就被泼冷水,因我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课堂上说些什么!另外,对他一身庄稼汉的打扮,也打从心里看不起:“暨大真的没人,让农夫教学生。”

中国文革结束后,北京决定复办暨南大学,在政治上刚复出不久的习仲勋,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曾多次为暨大复办给予大力支持。1978年6月9日,暨大董事会恢复成立,主管侨务工作的廖承志续任董事长,习仲勋出席了首次会议。

当年,暨大董事会逾一半成员是港澳知名人士,经他们大力推广招生,收到800多名海外学生报名,最终录取港澳台侨学生309人,大大超出预期。

1978年10月16日,暨大举办复办后首次开学典礼。习仲勋亲自出席,我其实已不记得当时是否在现场聆听习仲勋讲话,后来查看资料才知道,他当时说:“既然已经复办,就一定要办好。”他也强调,要使海外学生逐步适应大陆的生活习惯。

后悔当年逃课错失向杨天堂学习机会

当时,我听不懂老师那口河南口音的普通话,要怎么搞好学习呢?年少轻狂的我,选择了逃课,而且一逃到底,上了第一堂之后就全部不上,直至考试才回来,也不知自己是如何胡混过关的。

这位老师是谁?我一直没放在心上,直至最近偶然看到一篇关于广州“无言老师”(捐赠遗体者的别称,香港称“大体老师”)的报道,再结合其他信息,才确定他就是教授暨大新闻系78级中国古代文学的杨天堂。

原来,在我毕业后两年,杨老师在暨大离休了,并在1997年去世。他去世后除了书本,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钱财,只留下遗嘱要把遗体捐给暨南大学医学院,成为广州当时一桩热点新闻,带动更多人捐献遗体。

当年我眼中的“庄稼汉”杨天堂,在抗日期间毕业于西南联大,过后任教于清华大学,又师从著名学者朱自清,文革时期被打成右派,在改造知识分子的干部学校劳动过,又在农场养过鸡,直到暨大复办才再次回返讲台。

以他的学历,若不是被政治运动所累,相信可以桃李满天下。只可惜他真正站在讲台上的时间只有短短数年,不能不说是极大的浪费。而我更是错失良机,竟没好好珍惜机会向他学习。

和我同年报读暨大的港澳学生,有些人最终成了港澳的医生、当上大学教授、特区政府官员等,更多人是平凡过日子。然而,大家都对当年选择暨大无怨无悔,我们都是迎接大陆改革开放的先行者。

据最新统计,香港现有六万名暨大毕业生。由于暨大是中国政府创办的第一所“华侨学府”,也是接收香港学生最多的大陆高校,因此也被称为香港八所高校之外的“第九所大学”。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