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2018:十字路口的梦想与现实

时间:2018-12-21 09:2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刘远举:押金,这个在繁荣之际可以滚动发展的模式,在衰退时会变为恶性循环。押金带来的社会问题成为这轮共享经济环境由松转紧的重要诱因。 共享单车作为中国的首创共享经济项目,在经历了激进

刘远举:押金,这个在繁荣之际可以滚动发展的模式,在衰退时会变为恶性循环。押金带来的社会问题成为这轮共享经济环境由松转紧的重要诱因。

共享单车作为中国的首创共享经济项目,在经历了激进的扩张之后,2018年,逐渐恢复理性。从2017年7月起,共享单车的活跃用户从1.25亿人开始回落,2018年,用户规模稳定在9300万人左右。伴随用户规模的回落,是市场竞争格局的剧烈变化。

前浪与后浪

2018年4月4日上午,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宣布正式以3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单车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除了美团CEO王兴出任董事长之外原管理团队不变。不过,与其他大多数收购一样,这个组织结构注定不可能长久。

仅仅7个月之后,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夏一平均完全退出,王兴、美团联合创始人兼CTO穆荣均成为仅有的两个大股东。其中,王兴持股95%,穆荣均持股5%。

摩拜被收购,对其坚持不“卖身”的老对手ofo造成了不小的冲击。5月初,创始人戴维制定了名为“Victory Day”的盈利计划。在这个计划中,ofo全力出售其广告位:APP开屏、弹窗、发现页,以及线下车身广告等等。其中线下车身广告包括车筐、车座、车把三角区、后轮三角板以及品牌定制车。这个计划力度很大,不过,由于车况普遍欠佳,这块业务进展一般。

其实更重要的限制来自于这种业态本身。共享单车app和用户接触的时间短,行车过程虽然长,但却不能打扰客户影响安全,加之单价低、引流效果有限,共享单车的盈利至今没有太好的办法。

第一梯队在收购、在自救,第二梯队的也没闲着。

在历经了押金难退等一系列问题后,小蓝单车终被出行领域的龙头滴滴接手托管。小蓝单车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项事务仍归属于小蓝公司。但与此同时,滴滴也提供了“押金、特权卡及充值余额可转换为等值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的备选方案,由于滴滴劵的高频使用特性,这还算是一个多赢的方案,小蓝单车解决了退款,用户获得了补偿,滴滴新增了用户。

2018年1月,滴滴APP中“共享单车”选项下加入了“小蓝单车”。1个月之后,滴滴退出了自己的自有品牌青桔单车,在东莞、佛山上线。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单车品牌,可以更好的升级短途出行战略,完善其一站式出行生态。对于竞争对手而言,滴滴在出行上有完善的生态,占据用户心智,是一个很强的对手。

另一个强劲的后来者是哈罗单车。其实早在2016年11月,哈罗单车的第一辆单车就登陆宁波。在2017年剧烈的头部巨头之争中,哈罗单车选择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当时正在一线市场酣战的摩拜和ofo,无暇顾及三四线城市,这给了哈罗宝贵的生存空间。2017年10月,永安行的参股公司永安行低碳科技公司受让哈罗单车运营公司全部股权,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出任新公司CEO。

2个月之后,永安行低碳科技融资约33亿元,蚂蚁金服旗下上海云鑫创投,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蚂蚁金服把哈罗单车纳入旗下。

某种程度上,阿里、滴滴与ofo本来有着微妙的关系,但是ofo创始人戴维的独立情节,最终没有做出最有利于自己、股东、企业的选择。于是,小蓝、青桔、哈罗单车,这样的“亲儿子”就相继出现。这些背靠滴滴与阿里的后来者都很强,他们的加入改变了共享单车领域的一些玩法。

随着市场竞争的深入,监管的加强,体验变得比数量更加重要,共享单车企业也由当初拼数量,转变为拼服务、拼用户体验。

根据《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体验报告》,在针对用户骑行舒适度满意度的调研中,摩拜、OFO、青桔以及哈罗单车分别得到35.6、35.4、36.2和35.6分。而在运营之外,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押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