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斯:欧洲的艰难抉择 中国机遇

时间:2018-12-20 08:1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斯蒂芬斯:欧洲在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西望大西洋对岸。中国希望它向东看。欧洲将面临艰难选择。 白厅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任务是为英国面临的威胁绘制一张地图

斯蒂芬斯:欧洲在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西望大西洋对岸。中国希望它向东看。欧洲将面临艰难选择。

白厅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任务是为英国面临的威胁绘制一张地图。它有很多材料可供使用:伊斯兰恐怖主义、俄罗斯复仇主义、中东战火、民族主义抬头、核扩散以及中国的网络攻击,等等。然而,不久前,该委员会的高级部长和政策制定者们采取了不同的思路。要是最大的危险其实就在眼前呢?

在这次特别会议上提出的问题是,战略挑战是否在很大程度上不在于已知对手的意图,而在于英国最重要盟友的意图——而且据我理解,这个问题并未得到充分回答。70年来,与华盛顿的珍贵特殊关系一直是英国外交政策的支柱。但是,美国作为可靠盟友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阅读最新的头条新闻,你就会明白为什么特里萨•梅(Theresa May)政府会有疑虑。梅正在为她的政治生涯而战,希望争取议会支持她与欧盟27国达成的退欧协议。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她的困境作出的回应是,漫不经心地下了一个伤人的判断:似乎一切都由布鲁塞尔说了算,布鲁塞尔很可能已经断了英美之间缔结双边贸易协定的可能性。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

令英国焦虑的远不止美国总统对旧盟友的习惯性侮辱。现在不是失去华盛顿保护的时刻。英国退欧将会摧毁第二根外交政策支柱——世界上最富有民主国家俱乐部成员这一身份带来的影响力和优势。

当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政权下一次派杀手进入英国寻找俄罗斯异议人士时,梅将很难呼吁欧洲团结一致。当欧盟下一次考虑是放松还是收紧对莫斯科的制裁时,英国将不在决策圈内。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英国一直是欧洲发号施令的国家之一。英国退欧后,组织和决策权将留给巴黎、柏林、布鲁塞尔和其他国家。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几乎每一个地缘政治问题上,英国的观点都更接近它的欧洲邻居们、而非白宫。无论是在伊朗、巴黎气候协议、多边贸易体系还是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上,英国都和欧盟27国一样,与特朗普存在根本分歧。

这里蕴含着一种危险的模式。作为拥有全球利益的二流国家,英国依赖强大的国际秩序。特朗普更青睐强权而非规则。

价值观在地缘政治中的作用可能被夸大,但对民主、法治和个人自由的共同承诺已经成为大西洋主义的基本粘合剂。对一位跟独裁者待在一起时更自在的美国总统而言,这些都不是很重要。

当然,感到幻灭的并不只有英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公开表示,欧洲应该为自己的安全承担更多责任。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希望欧洲拥有像样的防卫能力。两位领导人都不指望情况在短期内改观。即使他们的野心并不大,他们也可能会失望。但他们认为大西洋主义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这一看法肯定是正确的。

顶一下
(16)
76.2%
踩一下
(5)
23.8%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