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荣文:中新的关系 一切始于40年前

时间:2018-11-12 16:5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邓小平1978年11月访问新加坡,李光耀到机场迎接。这是他第二次踏上新加坡的土地,1920年他途经新加坡前往巴黎时,应该也感觉到新加坡华人与中国之间浓厚的亲属之情。(海峡时报) ●杨荣文(

▲邓小平1978年11月访问新加坡,李光耀到机场迎接。这是他第二次踏上新加坡的土地,1920年他途经新加坡前往巴黎时,应该也感觉到新加坡华人与中国之间浓厚的亲属之情。(海峡时报)

●杨荣文(特邀撰稿)

邓小平1997年2月逝世时,李光耀到新加坡的中国大使馆作最后致意。他深深鞠了一躬,但之后和一些同僚说,他的行礼,没董建华在香港鞠躬时腰弯得那么深。李光耀想要告诉我们的是,尽管新加坡与中国关系紧密,我们有别于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新加坡和中国是亲戚的关系。我们不是一家人,但时不时会给拉进家族对话中。中国大陆发生什么大事,我们不可避免受到影响。新加坡参与中国事务,可追溯到清朝末年。饱受西方和日本帝国的蹂躏,中国当时陷入混乱。敌对党派竞相争取新加坡华人的支持。康有为无法立意反清;孙中山视共和革命为挽救中国人免于被殖民化的唯一途径。

同盟会1905年8月在东京成立六个月后,新加坡就设立了分会。新加坡与槟城成为孙中山组织反清的境外基地。中华民国的第一面旗帜是在新加坡设计和缝制的。邓小平1920年途经新加坡前往巴黎时,应会感觉到新加坡华人与中国之间浓厚的亲属之情。

中国五四运动在东南亚华人当中引起回荡,对新加坡的反殖民运动产生重大影响。以新民族主义为课纲的华校成立了;华人商会深深感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传统至今仍存;华文报章每个星期天出版推动社会进步的副刊,到今天《联合早报》还在出版。日本1931年入侵满洲地区,1937年进军中国本土时,新加坡华人团结起来支持中国,他们群起出席徐悲鸿的画展以示支持并筹款。

新加坡在抗日运动中起的作用,日本当时仔细地看在眼里。在台北制定征伐英属马来亚的计划时,日本皇军列出了数以千计华人社群领袖的名字,一旦占领新加坡就要除掉他们。

日本宪兵1942年对新加坡华人的大屠杀,使跨越不同政治光谱的一整代人下定决心要争取独立。很多人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的鼓舞。作为冷战的一部分,中国共产党在东南亚各地支持当地共产党的抗争行动。马来亚(包含新加坡)1948年至1960年进入紧急状态。李光耀跟马共分子及他们的同情者进行斗争,才得以在新加坡全面掌权。

过后很多年,新加坡与共产中国的联系切断了,直到1980年代,还只有老年人才获准访问中国大陆。1983年,我还是一名29岁的新加坡武装部队军官,得申请特别许可才能跟父母一起访问中国。

邓小平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访问了新加坡。那是1978年11月,他并不是因为新加坡的发展水平而受到启发。如果是这样的话,日本或西方的许多城市将会给他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新加坡特别之处,在于它代表了一个疏远了的亲戚所能取得的成就。在中国以外,没有任何国家的人口以华人占多数。李光耀告诉邓小平,新加坡华人是低学历苦力的后代,如果他们能取得佳绩,中国大陆采取正确政策的话,将能做得更好。

会见时,邓小平着意没有使用李光耀在总统府为他准备的痰盂。

当邓小平问说中国可以怎样与东南亚国家合作,挫败越南在中南半岛的野心时,李光耀温和地告诉他,尽管中国将越南视为共同的敌人,东南亚国家有时也将中国视为共同的敌人。中国听取了李光耀的建议,逐渐切断对东南亚兄弟党的物资支援。

在访问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后,邓小平对美国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并向卡特总统透露了中国要“惩罚越南”的意图。1979年到1989年的这10年里,新加坡与中国密切合作,才让柬埔寨免于受越南的控制。

在经济方面,中国研究了新加坡的发展经验以汲取经验教训。1985年,中国任命吴庆瑞博士为经济特区发展的顾问。双边关系在各方面一步步改善,双方部长和官员见面时对彼此的感觉也越来越舒服。

邓小平据报曾告诉中国领导人,改革进程应会重新走上正轨。这并未实现,或至少并未完全实现。尽管年事已高(当时他已88岁),邓小平1992年2月展开他重要的南巡之行。他决心要给中国的改革开放再推上最后一把。在珠海期间,他邀请了来自香港的顶尖商业巨子来跟他会面。邓小平当时说了很多话,其中就提出,对于社会管理,中国应该努力做得比新加坡好。

我们当时并未意识到,邓小平有关新加坡的谈话不是兴之所至,而是在直接下令中国官员向新加坡学习。这就像教宗以其宗座权威(ex cathedra)作的发言。邓小平1978年的新加坡之行,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那一年,中国大约有400个代表团访问了新加坡。我看到中国大陆在重复一贯的学习模式: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社会管理学新加坡。新加坡一些部门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人手来应付这么多的访问,工作上也因此分心了。李光耀听说后,心想一定有更好的方法让中国汲取新加坡的经验。这便是苏州项目的缘起。

李光耀于是向中国领导人提议,双方共同在苏州发展一个工业乡镇,新加坡将帮助培训中国官员。我们听到小道消息说,邓小平病中获通报并批准了这个项目。苏州项目的开展后来比李光耀预想的要困难得多。与新加坡不同,中国是个大国,拥有很多层级的政府。要让项目成功,光有自上而下的支持是不够的,中间层级的利益也要对齐。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实验,苏州工业园区已成为双方成功合作的闪亮标志。

顶一下
(7)
58.3%
踩一下
(5)
41.7%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