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马克龙扛起反美大旗?

时间:2019-11-17 08:4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插图/蔡新友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后,以复兴法国和重振法国国际地位为己任,高调宣布自己是戴高乐主义的继承者。他似乎在模仿戴高乐,主张建立一支独立的欧洲军队,不再

插图/蔡新友

瞭望台

陈列 本报特约

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后,以复兴法国和重振法国国际地位为己任,高调宣布自己是戴高乐主义的继承者。他似乎在模仿戴高乐,主张建立一支独立的欧洲军队,不再依赖美国。他近期发表的三次谈话,明显是剑指美国,更明确的说法是冲着特朗普总统而来。马克龙爱出风头得理不饶人的个性,使他成为高调的反美代表。适逢戴高乐主义死灰复燃,他当仁不让当了反美旗手。

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不断语出惊人,从“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到“西方霸权已近末日”,到“全球政治体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语调充满悲观。

尤其是他上周在《经济学人》访谈中,警告欧盟国家,北约成员国与美国之间缺少战略协调,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显然“抛弃了我们”,以致北约正在脑死和名存实亡的论述,立即在美欧引起强烈反应。

更早的9月底,马克龙在巴黎主持法国驻外使节政策检讨会议时,哀叹西方霸权时代即将终结,主要是美国在面对危机时多次犯错,动摇了西方霸权的根基,另一方面随着地缘政治的变化,西方也极大地低估了新兴大国的崛起。

本周二,他在巴黎和平论坛开幕式中继续猛踩油门,批评国际体制已陷入空前危机,“这个体制有效运作70年后,却出现了新的不平等。我们的民主危机让单边主义得以重现。”

马克龙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备而来。过去70多年来,政治意义上的西方,实际上就是以美国为轴心串联起来的一个协作框架,这个框架有一系列的条约、组织机构维持运转,但是最近三年以来,这个框架的裂痕越来越多了。

马克龙的这三次谈话,明显的是剑指美国,更明确的说法是冲着特朗普总统而来。首先,他认为,因为特朗普上台,导致欧洲首次与一位“对欧洲秉持不同看法”的美国总统打交道。

其次,马克龙表示,基于特朗普在没有征询北约盟国意见的背景下擅自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美国正表现出背弃欧洲的迹象,因此欧洲要清醒过来,不要幻想再依靠美国保障安全。

美国利益优先欧美矛盾分歧加大  

随着美国利益优先政策的推出,欧洲与美国的矛盾和分歧不断加大。

特朗普打从竞选总统起就瞧不起北约,多次嘲讽北约是过时的组织,上台后则要求其他成员国承担更多的军费。  

有评论指出,马克龙的话有现实依据,不仅仅只是情绪外露,实际上是法国要调整对外关系的前奏,而且他显然正在试图巩固自己作为欧洲新崛起领导人的地位。

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后,以复兴法国和重振法国国际地位为己任,高调宣布自己是戴高乐主义的继承者。

戴高乐主义是上世纪60年代戴高乐推动建立的一系列独立自主外交政策主张的总称,以改变法国对美从属地位为目标,以对抗美国霸权为主线。其中最具有象征性的是法国在1966年把北约总部赶出法国并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体系,自立门户。直到2009年萨科齐出任法国总统之后才重返军事联盟。

马克龙似乎在模仿戴高乐,主张建立一支独立的欧洲军队,不再依赖美国。其实,在马克龙上台之初,各方都看好他和特朗普这对忘年交。但特朗普的自大任性和马克龙的好胜,加上好出风头,很快就让两人结成冤家。

2017年9月19日联合国大会的一般性辩论,成了两位新科总统初试啼声、展现不同风格不同世界观的舞台。向来对国际合作表示轻蔑的特朗普,再次展现了他的粗暴和无知,对他人颐指气使和耀武扬威。他的演讲核心正是他反复重申的美国至上和靠拳头说话的丛林法则。

马克龙正好相反,由于是第一次登上大舞台,他显得谦恭有礼,话语诚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